飞盘“出圈”掀起新户外运动热

  接盘、闪躲、再传给队友。飞扑、摔倒、再起身,跑动中就是不Ràng飞盘落地。如此玩儿法简Shàn、入门容易,不管三两人,还是多Rén组团,都能在这项运动中找到乐趣。这个夏Tiān,这个小小多彩的圆盘,飞进了很多爱好户外活动者的视线。

  

  飞盘运动让男女Tóng场竞技,倡导零身体接触,也因此给了体力悬殊的人尽可能多的公平。在Cǐ期间,能在跑动中健身解压,又能认识新朋友,扩展社交圈。工作日下班,周Mò闲暇之余,和朋Yǒu在户外约上一场比赛,正是当下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,找到愉悦身心的新方式。

  

  掷飞Pán和接飞盘,是这项运动中的主要技术动作。扔的时候,需要Lì用腰腹核心发力带动上肢,在肩与手臂相互配合下,将飞盘掷出。李昊航从高中时期开始Jiē触极限飞Pán运动,到今天已有十年时间。每周固定三次的户外飞盘运动和讲解环节,吸引着很Duō想要跃跃欲试的“小白”。

  

  飞盘教练 李昊航:其实飞盘的规则还是很有意思的,像是篮Qiú、足球、橄榄球运动结合起来的运动。正常对场地的要求DàGài是100(米)×37(米),你拿到盘要扔给队友的时候,你自己不能去走Bù的,你需要在得分区内拿到这个飞盘,才可以算是得1分。这个运动今年在国内一Xià子火起来,跟疫情有一部分原因,很多室内ChǎngDì都关闭,那么大家的选择慢慢Jiù转Xiàng了户WàiChǎng地,因为没有对抗,是一个既可以运动又可以交朋友的活动。

  事实上,飞盘运动传入我国已有40年之久,经历了从小众参与,到如今的火爆。在《2022Nián轻人新潮运Dòng报告》Zhōng提到:飞盘与滑板、城市骑行一道,在年轻人喜爱的新潮运动中排名靠前。而“认识新朋友,扩大交际圈”“追求潮流、体验新事物”,正是年轻人喜爱飞盘的主要Yuán因。

  本周,第十四个“全民健身日”到来之际,中国飞盘联赛的首站比赛,在陕西西安开赛,吸引Liǎo12支队伍,近400人参Jiā。受到疫情影响,比赛没有安排观ZhòngJìn场观赏。虽然气温炎热,却挡不住选手们的运动热情。而这Gè中国首次国家级标准飞盘Sài事的举行,也开启了我国飞盘赛事的元年。

  陕西Xī安某飞盘俱乐部负责人 翟宇虹:整个参与飞盘比Sài的,我的对手,我们的队友,Pīn搏精神非常Hǎo。大家在高温的情况下,秉持着“飞盘不落地,我不放弃的精神”,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。

  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Quán民健身事业部副主任 何懿:我国目前固定参与飞盘Yùn动的人群超过50万,长期规Fàn组织飞盘运动的社群和高校社团超过500个。从本次联赛来看,全部是由真正的飞盘ài好者自发组Chéng的俱乐部队伍,这体现了飞Pán运动Shòu众的广泛性Hé包容性。从社会属性来讲,Shì一项增Jìn交流、聚会交友、传Dì健康快乐情绪的,深度社交功能的运动,同时飞盘运动场地多样、成本低廉、时尚环保等特点,也使其成了最具发展潜力的全民健身活动项目。

  相关报道

  深一度|Zhōng国飞盘,打破偏见,撕碎谣言(澎Pài新闻)

  澎湃新闻记者 胡杰 

  “从小众化走过来的人,都Jué得有比赛就已经很幸福了。”中国飞盘联赛Qì幕战打完,兵马Yǒng-RJM队Zhǎng翟宇虹感慨道。

  作为陕西飞盘圈元老式的人物,她曾是女子飞盘国家队De成员,赛场上每支队伍从她身边路过,都会有队员喊她一声“虹姐”。

  而在8月6日中国飞盘联赛Qì幕战前一天,翟宇虹凌晨三点才躺下休息。球队装备、球员信息、赛程安排。。。。。。各色信息全涌进她的手机。

  但她始终把幸福二字挂在嘴边。

  

  从小众到爆火再到联赛成立,翟宇虹见证了飞盘成为流量宠儿的过程,也见证了飞盘被流量Guǒ挟后的各种偏见与非Yì。那么,对于近一年才真正出圈的飞盘运动,联赛的意义在于何处?一名参赛队员在朋友圈Xiě下这样一句话:

  “它飞上了Tiān的同时,也在脚踏实地地沉淀与稳健发展。”

  翟宇虹(左三)赛后鼓励队员。

  “幸福爆了”

  坐在场边的翟宇虹浑身湿透,不停地喝着水,但眼里满是兴奋。她所在的兵马俑-RJM队刚刚和西安体育学院V7队打完了揭幕战,虽然大比分输掉了比赛,但这场比赛在飞盘圈的地位举足轻重——这是中国飞盘联赛首战的首场比赛。“中午给你5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幸福死了!幸Fú爆了!”打Wán揭幕战后,翟宇虹和全队都没离开赛场,而是留在场边继续观看了第二场的比赛,时不时和队员讨论比赛中出现的问题。即Pián西安此刻的温度接近40摄氏度,热浪拍在身上逼出一颗颗豆大的汗Zhū,但对于翟宇虹来说却有一丝幸福感。

  “这个比赛特别友好,平时我们中午打的时间特别多,现Zài能Zài家门口安排下Wǔ甚至晚上打,对我们来说太幸福了,我们出去BǐSài从来没有Zài晚上打过!”

  

  飞盘在近一年时间里火遍全网,但国内将Fēi盘视为竞技运动并参与比赛,却是另一幅场景。

  翟宇虹此前参加比赛,经常都是周五下班出发,周日打完比Sài立刻返程,因为这样不耽误第二天上班,“以前小众项目全是自费,有人为了省钱甚至Mǎi硬座坐一晚上,食Xiù费用都要自己承担,所以我们出去比赛都是三四个人挤Yī个房间。”“那时候比赛也没有Rèn何奖金,能拿一个MVP的纪念盘我们Jiù已经很开心了。”竞技飞盘的圈子不大,Jí便翟宇虹这样的圈内老人,一Nián也不过十场比赛,许多时候还是联合组队,整支队伍一起出去比赛De情况,一年最多就一两场比赛。

  “以前飞盘没那么多人,所以加别的队伍比赛很正常,当时恨不得有人在问我们干什么,我们就把Tā拉来玩飞盘。”

  Zhái宇虹在Chǎng边接受治疗。

  当中国飞盘联Sài首站落地西安,翟宇虹不用再像赶场一样带着行李去Shàng班,但中午休息的时间,她依然带着6名离家较远的队Yuán回家,“大家到我家打个地铺休息一下。”而打到决赛不慎崴Jiǎo的翟宇虹,一边被医护人员喷止疼喷Wù一边说:“很Shuǎng!特别是比赛!”幸福和爽,也成为整站飞盘联赛中翟宇虹挂在嘴边最多的两个词。

  而作为国家体育总局牵头建Lì的国Jiā级飞盘联赛,陕西·西安站赛事总监徐Jié就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:“按照我们的规划,中国飞盘联赛结Shù后会组织省级和市级的飞盘联赛,形成一个多层的联赛制度,让不同水平的队伍参加飞盘运动,让中国飞盘的水平越来越高。”

  

  快马加鞭

  飞盘在中国的发展有多迅猛,看一看中国飞盘联赛的推进速度Jiù知道了。7月7日,国家体育总局社Tǐ中心发布通知,拟于8月开始举办首届中国飞盘联赛;7月28日,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印发通知,公布了中国飞盘联赛陕西·西安站竞赛规程;8月6日,中国飞盘联赛首站陕西·西安站正式打响。“这背后是很多人通宵努力De结果,现在有这个Guī模真的Hěn了不起。”翟宇虹感慨,“Sài前社体中心的领导跟我们聊,发布的飞盘联赛通知有6000多万的关注Liàng,他们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火。”从7月7日国家体育总Jú发布通知后,飞Pán便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通知中的足球场、男女混合赛等字眼,让飞盘以最出圈的方式“硬刚”舆论。

  根据微博统计,举办飞盘联赛的相关话题Shōu获了5亿以上De阅读量,原创发博人数达到3.8万,讨论量和互动量均达Dào10万+,Zhè些都足以说明飞Pán的“出圈”。

  

  但飞盘联赛De推进速度真的像看上去那样迅Sù?飞盘联赛的成立真的是“跟风”飞盘热吗?在飞盘从业者张坤看来,飞盘在社交网络De爆火和飞盘联赛的快速成立并非因果关系,更多属于一种巧Hé,“这既是必然也是偶然,一半的原因是恰好赶上了。”Rú张坤所说,早在2019年10月发布的《体育总局社Tǐ中心关Yú2020年赛事活动推介招标的公告》Zhōng,便出现了飞Pán的身影。

  其中包括全国飞盘公开赛、全国飞盘城市系列赛、全国24岁以下青少年飞盘联赛等多项赛事,但最终因为疫情没能成功落地。

  

  “我们最开始是想做高校间的飞盘联赛,但是因为疫情,有些困难。”全国飞盘联赛赛事运营单位、杭州飞盘Wén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张建华解释道,“首届全国飞盘联赛我们Yě只打算设四站,东Nán西北各一站,但没想到Gè个城市报名热情这么高,最终变成了十几站。”“我们希望能用三年的时间,打造一个半职业的飞盘联赛。目前联赛有7家赞助商,联赛冠名都还没有出售。”

  看似火速上马的中国飞盘联Sài,早在许久之前便扎Xià根Jí取养分,未来还要继续“做大做强”。

  

  傲慢与偏见

  不过当视频网站直播中国飞盘联赛的决赛时,弹幕区的评论依旧刺眼。一名队员接到长传达阵得分后,有网友写道:“什么鬼,可惜这么好的足球场。”类似的评论比比皆是,毕竟飞盘的出圈很大程DuóShàng并非它的竞技性,而是强大的社交属性。流量的裹挟下,飞盘成为新晋的运动宠儿,也被傲慢与偏见笼罩。“我Hěn不喜欢用‘媛’或者某一Gè特定的词汇来描Shù某一类人,这首先是对运动的Bù尊重。”“其次我相信随着飞盘在国内的发展和普及,越来越多的人也会真正了解到飞盘这项运动的魅力。”

  中国飞盘联赛上,WFDF世界飞盘联合会认证国际级飞盘观察员戴华Bù断重申,“这不是一个只强调社交的运动,评判它时不应该忽Shì它的竞技性。”

  在此之前,国内并没有国家级别的飞盘联赛,更不Yào说Zhí业飞盘运动员。因此在群体意识Zhōng,作为体育运动的飞盘还颇为陌生。甚至在转播中国飞盘联赛决赛时,Xiè说员因沟通Bù畅等原因,将决赛的13分制说成了11分制,直到一方得到11分比赛还未结束才发现问题。“国内以前都是Mín间组织者举办的比赛,缺乏这种规范化的赛事框架,现在成立了国家级Sài事,能让更多飞盘爱好者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了解飞盘。”

  中Guó首个参Jiā美国职业飞盘联赛的选手王逸鹏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强调,Zhōng国Fēi盘联赛或许会成为打破外界偏见的契机。

  

  “被理解”,是联赛的使命

  相Bǐ而言,网络上的许多偏见并不能站住脚。不少人觉得飞盘男女混赛,Shì为了方便社交,但这项运动的核心精神之一Shì男女平等,因Cǐ国际主流赛制是男女混合赛。

 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场地之Zhēng,飞盘运动要求一片长100米宽37米场地,国内符合这一场地要求的典型代表便是11人制足球场。

  而在国内Tǐ育Yòng地不足的情况下,类Shì足球场这样的公共空间往往承载着多种Gōng能,并不是Suǒ说De“非足球勿扰”。对于相Duì小众的飞盘运动来说,即便是在拥有职业飞盘联赛的美国,也时常将比赛放在足球或橄榄球场中进行。

  如果“被发现”是社交网络给飞盘的馈赠,那Yāo“被理解”则是中国飞盘联赛的使命。

  

  结语

  Yóu于疫情防控等原因,中国飞盘联赛陕Xī·西安站并没有现场观众,但是飞盘第一日比赛结束的当晚,一位场外的父亲买了一个飞盘带自己三岁的女儿玩耍,“之前没玩过飞盘,今天看着挺好玩带她玩一下。”这一晚,女孩Páng边有人用飞盘带着狗狗玩耍,远处另一片足球场则有人练习棒球。但女孩眼里不会有“足球场只能踢球”、“飞盘是宠物的玩具”、“不正经才玩飞盘”的想法,长大后她或许只记得:“Nèi个晚上天很热,知了叫得很响,球场里很热闹,爸爸给我拿了一个叫飞盘的东Xī,好像还挺好Wán的。”

  这样的满足似乎和翟宇虹的感受颇为相似,“从小众比赛走过来De人,都觉得有比赛就已经很幸福了。”

  延伸阅读